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毕竟他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

暗处的人出来,竟然是集市上的人贩子木老板,他带了人,楚乔伤重不能抵抗,这时梁少卿突然从远处举着一个竹筐跑过来,打算救楚乔,他还算仗义,不忍抛下受伤的楚乔又返了回来,看到楚乔有难也没有退缩,还冲上去拼命。只是书生无用在某些角度看来确实如此,梁少卿瞬间被木老板身边的两名大汗打倒在地。

楚乔最反感陌生人碰她了,打了几拳之后,直接将萧策扔下马了。刚刚还风流倜傥的太子殿下重重的摔在地上,狼狈不堪,他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控诉楚乔狠心。太子被打,他的侍女不依不饶的让元彻必须惩罚楚乔。

随后,庄严肃穆的大殿之上,燕洵、魏舒游跪在下方,燕洵指证魏舒游杀了赵西风栽赃陷害自己,而且魏阀多次派人闯进莺歌苑暗杀他,如今再加上元彻亲自搜出的燕北兵备图,魏阀对燕北的野心昭然若揭,魏舒游百口莫辩。

燕洵同样一身盛装,但脸上却冷若冰霜,启程前去太庙祭祖。宫中大殿之上,皇帝宣布燕洵是新任的燕北王,还假惺惺地希望大家都忘掉定北侯当年的谋反之事,不要为难燕洵,他这是既想杀了燕洵又想博得好名声啊。

楚乔想要释奴文书,宇文玥又岂会轻易给她,提出让楚乔再做他一日婢女的交换条件。一日拿不到释奴文书,楚乔就要受到宇文玥的牵制,她不想再受束缚,只好答应下来。

元淳想着自己刚才的举动,心有余悸。元嵩看到楚乔,充满惊喜,大喊着她星儿的名字迎了过来。元淳听到星儿二字,惊讶的瞪大眼睛,上下打量楚乔,原来她就是燕洵哥哥时常挂在嘴边的小野猫,本来还想要细细询问一番。元嵩看出她的意图,笑哈哈地强行扯着她进去。元淳进去前,让楚乔也跟进去。

楚乔终于醒来,发现宇文玥悠闲地坐在一旁看着她,楚乔知道自己处境艰难,不想连累他,但说出的话却是让他少管闲事。宇文玥岂是那么听话的人,她想让他离得远远的,他就偏不;她讨厌欠别人,他就偏让她欠自己一个大人请,一辈子都还不清。

偌大的训练场上,此时只有楚乔一人在练箭,出城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心绪难平,射箭频频失误。宇文玥走过来,讥讽她赔了夫人又折兵,白白陪伴燕洵三年,如今他却要娶别人了。楚乔现在没心情跟他争一时的口舌之快,他们要逃出长安,宇文玥不可能不知道,宇文家是大魏贵族,宇文玥又在朝中任职,所以他不帮忙没关系,但他若是阻止,楚乔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宇文玥警告她,不要妄想扰乱长安,长安一乱,他势必要出手。

楚乔回去后,将显影粉洒在木珠里的字条上,字迹显现出来,娘亲让她有事就到燕北去找乌先生,他会庇护她,还会为她解惑,楚乔喃喃自语一声燕北,若有所思。

长安城彻底乱了,就连宫中也被燕洵的人潜入,制造了大火搅乱秩序。燕洵造反的消息终于传来,皇帝下令谁杀了燕洵,赏金万两。

楚乔伤的太重,已经不能再移动,杀手至少还有十几人,该怎么办呢。萧策提议由他去引开杀手,楚乔真心帮他,萧策也不含糊,临走前把他父皇专为他打造的防身利器交给楚乔,只要一转动机关,就会有毒针射出。萧策走后,楚乔伤口疼痛难忍,倒地不起,几个杀人渐渐靠近她,楚乔奋力拿起萧策给的武器,解决掉他们,耗尽了她最后一丝力气。

燕洵在前方疾驰,赵西风在后面紧追不舍,强烈的求胜心让他没有发现后路已经被人悄悄截断,身后跟随的人马也被楚乔暗中解决。等他追到燕洵的时候,已经只剩自己一人。赵西风喊着要与燕洵同归于尽,在他拔剑的同时,楚乔两箭齐发,赵西风应声落地。赵西风狼狈地倒在地上,看着燕洵满眼愤怒的样子,赵西风提起燕红绡,那个死在他的手上已有七个月身孕的燕洵的姐姐,他之所以敢这样刺激燕洵,就是断定他畏惧赵氏家族,不敢把自己怎样。但他低估仇恨的力量,燕洵一剑刺死赵西风,将皇帝赏他的玉佩仍在一旁。

三人继续往里面走,楚乔不下心滑了一下,宇文玥眼疾手快的将她拦腰抱起,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宇文玥提醒她小心一点。

寒食节日,白虹贯日,这大概就是上天给凡人的征兆吧。长安民众们议论纷纷。同一时间,皇帝感到北风乍起,喃喃自语一句:莫非是来自燕北。

前几日随仲羽一起劫天牢的四姐妹决定留下保护世子,希望有朝一日,世子能带领她们报仇雪恨。仲羽被四姐妹的坚持感动,既然要让她们留下来,她就要对她们负责,从今往后,生死与共。

魏光派人仔细调查了皇陵那场大火,当时火势虽大,但并没有烧到内部,地宫内渗水严重,很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魏光怀疑背后之人就是燕洵,他派人去查黑市上那几件陪葬品的来源,一旦抓到蛛丝马迹,就要置燕洵于死地。燕洵聪明远胜于他的父亲,魏光派人从贤阳先查起。

淳儿担心燕洵又不能亲自去看他,只能请魏舒烨帮她照看燕洵一二,若有突发状况,请他及时通知宇文玥。其实,即使魏舒烨不通知,宇文玥也时刻关注着莺歌苑,宇文怀想动手杀燕洵,他的人在路上就被宇文玥截杀了。他们敢暗杀,宇文玥就敢截胡,反正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吃了亏也是哑巴亏,谁都不敢捅到明面上去。

楚乔和扎玛执箭各站一方,空气仿佛就此凝结一般,两人各射出一箭,楚乔突然身形一偏,扎玛射出的箭被她接到,只见她一个凌厉地转身将箭射了回去,一箭射断扎玛的弓弦。随手两箭上弦,严阵以待,扎玛见势也不逞强,直接认输。楚乔为大魏争了光,皇帝赏她黄金万两。赵西风此时突然指出楚乔原为青山院奴婢,却跟在燕洵身边,应视为逃奴,按律--他还没说完,就被宇文玥打断,他禀明皇上早已写好释奴文书,只是三年前出关匆忙,没来得及给她。

树林里传来一丝异动,楚乔耳力极佳,在箭射过来的前一刻扑到了萧策。瞬时间,箭矢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地射过来,萧策带来的人都被射中,这就是萧玉送他的大礼。楚乔眼疾手快地抵挡着各方射过来的箭,还要拖着萧策这个拖油瓶,一时间险象环生。他们两人逃进了密林,这里古树参天,藤蔓众多,适合隐藏。对方人数太多,楚乔受了伤,情急之下带着萧策一起跳下深潭。

一派鸟语花香的青山院中,宇文灼得知楚乔已经逃走的消息,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宇文玥不应把心思都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宇文玥告诉祖父他明白这个道理,已经在和返回长安的元彻一起部署追击燕洵的计划了。宇文灼摇头叹息,拿出宇文玥父亲的亲笔信,告诉他这时候最聪明的做法是按兵不动,忠心护主固然可以博得好名声,但危机过后,必然被皇帝忌惮,下场不过是又一个燕世城而已。

天渐渐亮了,淳儿担心燕洵,一夜没睡,想方设法的逃出去。她换了一身宫女的衣服,走出了自己的寝宫,却没有走出皇宫,还是被魏贵妃发现了。魏贵妃手段强硬的惩罚私放淳儿出宫的婢女。淳儿心善,不停地求情。婢女被打死,看到她的死状,淳儿吓得蜷缩在地上颤抖不已。

楚乔万万没想到,这间带有温泉的房间是田城守为了讨好宇文玥,特意为身有寒疾的他准备的。田城守一早就说明房间里准备了舞姬,所以宇文玥看到低头跪在纱帘后的女人时,并未多想。楚乔见宇文玥并没有要与她交流的架势,正准备悄悄离去,正当她手碰到门把的时候,宇文玥慵懒的声音传来,让她去给他按摩。楚乔眉头一皱,心不甘情不愿地向着宇文玥走过去。

而另一边,燕洵过桥后,即刻射火箭烧了浮桥。楚乔看着言而无信的燕洵,震惊不已,燕洵心中有恨,她不怪他,但她承诺过带秀丽军回燕北,就一定不会失信。楚乔利落地翻身上马,火已经烧了片刻,浮桥一端已经毁损,楚乔驾马退回去数步,猛然发力,与爱马一起飞跃过去。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一年已过。这一年间,楚乔为燕洵四处奔走,为他们回到燕北做准备。燕洵也日夜勤练武功,等待着回到燕北的那一刻。

又一个暗潮涌动的夜晚到了,一批黑衣人悄然而至,燕洵三人出手凌厉,招招致命。黑衣人都死了,保护莺歌苑的侍卫们才姗姗来迟。对地上的尸体视而不见,开口就让燕洵三人交出兵器。夜还未完,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波。

一路走回到莺歌苑,楚乔发现数不胜数的明哨暗哨已经将整个莺歌小院围得像铁桶一样严密。仲羽分析,燕北已是无主之地,众门阀虎视眈眈,燕洵在,他们只能观望;若燕洵不在,他们必定群起而攻之,瓜分燕北。燕洵现在处境异常艰难,三年幽禁之期很难熬过。

燕洵听懂了宇文玥的暗示,回家后立刻休书一封,嘱咐书童风眠务必尽快把信送到父亲手中,不容有失。

这话莫名戳中宇文玥的笑点,他常年没有表情的脸竟然露出明显的笑意。看她如今这么硬气,看来是攀上萧策翅膀硬了。楚乔嘲讽他长得也不错,说不定努力一下萧策也能看到他。

《楚乔传》楚乔宇文玥吻戏床戏在哪一集

宇文玥急急忙忙赶回青山院,却得知祖父心腹战哞已经将楚乔扔至乱葬岗。时间只剩半个时辰,宇文玥心急如焚,快马加鞭地赶往乱葬岗。途中遇到萧玉出手阻拦,宇文玥出手狠厉,一剑封喉杀死了隐心。等他突破重围赶到乱葬岗之时,得知刚刚送来的穿着囚服的女尸已经被焚烧。宇文玥命人立刻灭火,他在一堆灰烬之中找到了曾送给楚乔的戒指。

大婚当日,兰淑仪趁机出宫去找宇文怀要儿子,为了儿子,她不惜出卖楚乔,将她是洛河女儿--风云令传人的消息告诉了宇文怀。同一时间,宫中一派喜气,淳儿盛装打扮,开心等待着燕洵前来接她。宇文玥得了便宜还卖乖,笑问楚乔为何还不出宫,就不怕燕洵扔下她不管吗。楚乔懒得理会宇文玥,元嵩看到他们迎了上去,他一脸开心地告诉楚乔自己是淳儿的送亲使,会同他们一同去燕北。

左宝仓给她一个簪子带进极乐阁用,因为别的武器都带不进去。他还准备了很多趁手的兵器,让她事成之后,顺着密道去极乐阁的顶层天台,到时候,这些兵器左宝仓都会给她放在那里。楚乔问他既然能进去,为什么不陪自己一起去。左宝仓直言自己怕死,不想让她死是一回事,但陪她一起去送死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能做到这样已经仁至义尽了。

一场战争,死伤无数。成功退敌后,宇文玥和元彻站在高台之上俯看这片大地。经过一年的时间,元彻已经对宇文玥刮目相看,他知道宇文玥有真才实学,边关不是他的战场,身为谍纸天眼的继承人,宇文玥应该回到长安。如今大梁谍者活动频繁,对大魏很不利,也是宇文玥该回去的时候了。

隐隐有零碎的脚步声传来,楚乔眼神凌厉地向外往望去,不到片刻,就有大批官兵进来,梁少卿手无缚鸡之力,那么多人全靠楚乔一人对付,眼见官兵要放箭,楚乔无奈之下只好将残虹剑掷了出去阻拦。对方人数众多,阻拦的效果微乎其微,没有了武器傍身,待漫天飞箭袭来,楚乔瞬间中了一箭,只能靠梁少卿背着她疯狂地逃跑。行至一处无人处,楚乔敏锐地发现有人潜藏在暗处,为了保护梁少卿,楚乔表现地很嫌弃他书生无用的样子,赶走他。

一辆马车疾驰在十里坡不远处,燕红绡捂着肚子,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担忧。风撩起马车的窗帘,赵西风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了护送燕红绡的侍卫,燕红绡摔下马车,艰难地向前爬行想寻得一线生机。欣赏够了她的狼狈,赵西风一箭射去,好不容易站起来的燕红绡颓然倒了下去。

另一边,宇文席一直对宇文玥母亲的死耿耿于怀,多年下来,已经成了心魔。萧玉拿此事威胁他,宇文席不得不听话地让出红山院的掌权之位。他狼狈不堪的瘫倒在地,宇文怀就在此时进来,看到宇文席的狼狈样子,又到了晃动的珠帘,若有所思。

走在回营的路上,贺萧三人都觉得事情太过顺利了一些,燕洵当年家破人亡,又经历了九幽台惨事,这是滔天的仇恨,岂是那么容易原谅的。楚乔听出他们话中对燕洵的不信任,贺萧也不反驳,他要带领秀丽军的兄弟们返回燕北就要对他们负责任,燕洵的态度至关重要。楚乔告诉他们燕洵不会出尔反尔,有她在也不会让秀丽军吃亏。有了保证,贺萧放心多了。

看着燕世城头上的个个伤痕,白笙一句句,言之凿凿的讲着伤痕的来历,燕世城一生功勋卓著,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是他保家卫国的印记,当年皇上曾高调宣布大魏与燕北共存亡。在场的人大多为白笙的话动容,很多士兵更是流下了忏悔的泪水。多年过去,皇上的誓言随风而去,留下是只是宇文怀的利剑毫不留情的斩下燕世城的头颅。

宇文怀已死多时,兰淑仪的孩子被他关在箱子里,早已不可能生还。兰淑仪看到她幼小的儿子死亡惨状的时候,几乎发疯,她把这一切都怪在楚乔身上,如果不是想帮楚乔,她也不会得罪宇文怀。兰淑仪最在意的就是她的儿子,如今儿子死了,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报仇。

三太夫人双腿瘫痪,一直被幽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她本是南朝乌衣巷谢家的女儿,是宇文玥母亲的嫡亲姨母。那一夜,宇文玥母亲前来看她,两人高兴就喝了点酒,宇文玥母亲不胜酒力醉倒了,只好留宿红山院。三太夫人知道宇文席的德行,特地让外甥女换上了她的衣裙,一起进了密室。但她万万没想到,还是糟了宇文席毒手,这一进来就是整整十六年,与世隔绝,只有两名哑婢侍候。而宇文席之所以没杀她,是因为她掌握了宇文席私通大梁的证据。

楚乔在昏迷中,神情紧张睡不安稳,一把抓住放下她打算离手的宇文玥。见楚乔紧紧抱着他的手臂不放,宇文玥顺势坐在床边。与此同时,一直密切关注各方动态的赵东亭将此情况禀告给皇帝,皇帝想起此前他提议让宇文玥护送燕洵回燕北,燕洵百般推辞,现在想来,燕洵是在不动声色地维护宇文玥,他好像很怕宇文玥离开骁骑营,是不是因为那样一来,宇文玥没了兵权就不能帮他了。

楚乔在萧玉居住的客栈对面悄悄放出竹蜻蜓,而萧玉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和隐心、桃叶在屋里一唱一和的演戏将楚乔引向左宝仓的神兵铺。左宝仓是个奇人,奇门遁甲、豪门地图、神兵利器无一不精,楚乔想要顺利进去红山院,找他正合适。

随后,两人进入正题,开始猜灯谜。谜面是:晚说不如早说。宇文玥看着谜面,意有所指的说道,有些事,晚说不如早说,晚说就失去了先机。楚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报出谜底,是一个许字。

西城门外,已是亥时,楚乔还没来。小八只知道埋怨,小七却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小七实在担心,忍不住去找楚乔,小八拗不过她,也跟着去了。

士兵来报,说是萧策病了,打算折返,而且萧策有言在先,嫌弃元彻刚从前线回来身上戾气太重,不愿见他。元彻无法,只好派楚乔带人前去迎接。楚乔带人早早地等在萧策必经的路上,萧策的侍女嚣张跋扈,扬鞭打伤了一名士兵。抡挥鞭子,楚乔可是好手,她一鞭过去,直接将那坐在马车沿上的侍女强势地拉至马背上,马一受惊,疯狂地带着马车跑了起来。

一阵冷风吹来,神兵铺里风铃摇晃,发出叮铃的响声。左宝仓从墙上的铜镜中看到几位蒙面的女子气势汹汹地走来。桃叶一进来就和仲羽动起手来,楚乔进去正好对上萧玉,四人在狭小的店铺里打了起来,砸坏东西无数。这让躲在柜台之处偷看的左宝仓心疼不已。

楚乔毕竟是青山院的人,宇文玥要回她的尸体理所应当,皇上突然召见,宇文玥无奈进宫,临走前吩咐月七将楚乔尸体带回去,等他回去处置。宇文玥跪在大殿之中,迟迟不见皇帝问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宇文玥面瘫的脸上渐渐有了着急之色,他刺中的是楚乔关元穴,让她酷似死亡,但若抢救不及时,楚乔就会因为体内血流不畅而死。

元彻自幼长在魏贵妃身边,把她视为生母。魏贵妃不想将淳儿嫁给萧策,想要提前给她定亲,让元彻过来,就是想和他商量一个合适的人选。元彻从魏贵妃那里出来正好在御花园遇到淳儿,向她稍微透露一些定亲的事,提亲打个预防针。淳儿关心驸马人选,元彻只说是个知根知底的人。

楚乔传浴室春潮剧情

燕洵昏迷一夜终于醒来,看到楚乔脸上的伤心疼又内疚,要不是为了他,以她的性格和身手,何至于搞得如此狼狈,脸上青红一片。燕洵喝着来之不易的药,心中感动不已。

宇文怀这招借刀杀人用的很妙。当晚魏舒游就集结一批人马明目张胆地刺杀燕洵,他以为人多就能成事,实在是太小看燕洵了。不到片刻,魏舒游带来的人就已经被燕洵三人悉数解决,魏舒游被迫上阵,就他的三脚猫功夫岂是燕洵的对手,几招下来,魏舒游就已经倒地不起。

花园里,繁花似锦。一个身着华服的小公子突然从一株白花后站起身来,笑问楚乔是不是在蒙眼算命,楚乔不欲理他,小公子却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提出让楚乔蒙着眼睛看能不能找到他。楚乔闻出他身上的熏香味,想着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训练成果。这个调皮的小公子就是大魏十三皇子元嵩,他今天是来参加宇文怀举办的聚会的,没想到能在花园遇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小丫头。楚乔循着香味,不管元嵩怎么躲都能找到他。元嵩好奇想知道她名字。楚乔眼神狡黠一转,来了兴致,告诉他自己名叫子虚,住在乌有院,是窦大娘手下捏泥人的丫鬟。元嵩听得认真,仔细记住了好来找她。

元淳回来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魏舒烨一直喜欢她,特意前去看她。元淳脸上此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天真无邪,她利用魏舒烨喜欢她,以和他在一起为条件让魏舒烨帮她做事。另一边,宇文玥要离开了,他此行打算去将遍布大魏全国的大梁谍者一网打尽,当年的定北侯一案和长安之乱都有大梁谍者的身影,留着他们后患无穷。

淳儿一路送宇文玥出来,宇文玥深知她想借机出宫的小心思,毫不留情地戳破,他可不想让魏贵妃觉得他们相处的不错,进而求皇帝赐婚。这也不是淳儿想要的结果,她只好停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宇文玥出宫。

士兵们端着一个个装着人头的盒子走来,宇文怀拿着圣旨走过来,告诉燕洵除了他和他母亲,其他人全在这了。燕洵眼神发狠,拒不接旨,拼命挣脱侍卫的阻拦,双手被缚,他就用头将圣旨撞于地上。宇文怀等的就是这一刻,这样他就可以宣布燕洵抗旨不尊,等同逆犯处理。

从大殿出来后,淳儿和燕洵一起走。燕洵受伤了,淳儿不能他为争取到公道,但可以给他最大的关心,她准备了上好的伤药,但燕洵并不领情,淳儿拿着药瓶的手尴尬地停在空中,手足无措。见宇文怀过来,淳儿厉声警告他不许再对燕洵哥哥不利。宇文怀早就看出燕洵不喜欢淳儿,他提醒淳儿不要帮错了人,最终徒自伤心。

元嵩明日才上任,趁着天牢暂时无主,宇文怀将楚乔强行带出天牢,带往他的罪奴所。牢头看形势不对,偷偷前去报告宇文玥。

宇文玥带楚乔行至一处无人的空旷地,冷言让楚乔把他的剑还回来。楚乔早已不是宇文玥的婢女,她就是看不惯宇文玥以命令的口气与她说话,想要剑,那就先把她的剑还回来。宇文玥嘲讽她说话够硬,两人一言不合就动手,打斗中将剑换了过来。

是夜,月凉如水,清冷的月光洒满大地。燕洵看着昏迷不醒的楚乔,心疼不已。萧策突然来访,并且带来了燕洵一直想要的城外兵马布防图。萧玉之前就打算和燕洵合作,不过现在她自身难保,萧策趁机拉拢燕洵,不仅为他提供了急需的城外兵马布防图,就连从长安到燕北的一路上的兵马分布他都了如指掌,这就是萧策合作的筹码。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
棋牌比赛|天天乐棋牌